世界历史

当前位置:云顶娱乐 > 世界历史 > 有无可能像英国那样形成稳定的君主立宪制

有无可能像英国那样形成稳定的君主立宪制

来源:http://www.njhqmy.com 作者:云顶娱乐 时间:2019-12-23 09:20

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处以死刑显然是一个转折点。如果路易十六没有在大革命时叛国出逃,而是在国内接受宪法,与之后的执政派合作建立君主立宪并维持下去是可能的吗?

类似的问题,也是法国和西方学者曾考虑过的。

这样的提问法,本身可能有一种以英国政治发展模式为参照的前提。

在19世纪,即使是法国的历史学家们,也有思考这个问题的。

不过,首先应该指出的是,在大革命之前的政治语汇中,法国人从来不认为他们没有宪法。宪法这个概念,最初于英国和法国大概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一大堆有关根本政治制度和基本权利关系的成文法或不成文法。即使是绝对君主制的代表Bossuet主教,同样认为国王应该受神法和自然法的约束。18世纪的政治论战中,三级会议、高等法院对王国法律的批准和审查,被很多人认为是法国宪法的基本要素。

因此这里谈的君主立宪,是一部新宪法之下的、明确有效地规制君主权力的制度。所以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要有稳定的立宪制度,必须有稳定的宪法。

法国大革命的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它是以人为拟定一种声称要与过去一刀两断的宪法制度为开端的。在18-19世纪之交的西方世界,发生过许多革命,制订过好多部宪法,但是,这些宪法中唯一堪称持久成功的,数得上的大概只有美国宪法。

在相关问题的研究中,弗朗索瓦-孚雷(FrançoisFuret)是我见识过的最有洞察力的学者。他长于思辨,不太好懂。大意是说,美国和法国的革命宪法,根本上说是以自然权利和契约论为基础的;对于美国,最初新英格兰的移民,正是与过去、与旧大陆割断了联系、以自由约定的方式组建社会和政府的。美国没有旧制度,没有困扰欧洲的“历史权利”,它是一块可以任契约论思想自由绽放的白板。美国宪法的制订,与美洲移民最初的社会和政治经验是一致的。

法国人的新宪政,也企图在白板上缔结契约。但孚雷说,法国人的做法,来自纯粹的理念,他们没有美国人的实际经验:

虽然这两场革命都有意志崇拜的共同点、都有普世主义的雄心,虽然它们都致力于以缔约者的自由认可为基点创建一个社会,但法国革命的蓝图从一开始就包含着一种可怕的张力:这就是蓝图赖以成型的历史具象和蓝图本身必然具有的抽象之间的紧张关系。

再有,法国大革命有一个根本不同于英美革命的地方:排斥或不信任宗教,受启蒙进步主义的乐观思想感染的革命者没有基督教关于人性的悲观看法。而了解《论法的精神》的人都知道,权力制衡的一个伦理学根基在于对人性的悲观意识——再加上此前的绝对主义传统中缺乏权力平衡的实际操作,因而革命者很难意识到分权制衡的重要性。因此,旧的绝对权威被打倒后,从心理上和制度上容易滋生新的绝对权威,而是对立宪君主制的否定。

孚雷有个着名的看法:旧制度无始有终,大革命有始无终。他写的“革命的法国”,下限一直到1880年:

大革命是一种原则、一种政治、一种滋生出各种无规则的冲突的主权观念……历史之中没有任何坐标,当下毫无稳定的制度,有的只是无限可能但又不断被超越的未来。

一旦宣布“人民主权”,宣布平等和民主原则,任何抵制此类诉求的尝试都可能被视为“旧制度”而被污名化。英国人可以在权利法案中看到昔日大宪章的影子,美国人可以在独立宣言和宪法中看到上帝的影子和最初清教徒在北美荒原上的社区,但法国的革命者看到的只有自己面向未来的意志,他们可以凭自己的意志斥责、推翻任何现存体制。因此,割断历史传统、摈斥信仰、缺乏实践依据的学理成了革命不断激进化的动力。所以孚雷说,对于法国的政治家来说,根本的挑战是如何让革命停下来。

只有把眼光放得远一些,孚雷的看法才能得到更好的理解。英国革命可以从1640年算到1689年;同样地,法国的革命可以从1789年算到1830年,那一年的七月革命被法国的自由派史学家称为“光荣的三天”,它似乎可以看成光荣革命的翻版:温和的立宪君主制。不久里昂的工人起义表明这个体制内在的不稳定,1848年的革命则彻底粉碎了基佐等人的乐观看法:1848年一年之内上演了1789-1799年十年的动荡:从共和主义到社会主义的武装暴动,最后是新独裁的确立。在激进的革命诉求面前,任何稳定的政府都成为不可能。

有必要提及1848年革命的亲历者托克维尔的思考。他说,6月的暴动根源于错误的观念,即认为社会是不公正的,应该彻底改变财产关系来消除社会不公。不难看出,这是社会主义的观念。这种观念已经出现于大革命期间的愤激派和1793年巴黎公社等派别的身上。最初人们推翻旧君主制,接着推翻不平等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最后闹到不可收拾,两个拿破仑出现了。

注:以上说的主要是思想方面的原因,当然不会全面,各种解释都有可能。详尽的历史细节分析更属必要。在此略过了。

在19世纪中叶,历史学家EdgarQuinet曾说,让路易十六这样一个习惯于绝对主义统治的君主,接受某种类似于英国国王的虚君地位,从情理上说不可能;他提到,有个机会可能被错过了:米拉波曾提议,新宪法应意味着一位新君主。有人建议废黜路易十六,让奥尔良家族的亲王出任国王,这个家族素享自由主义的名望。但这种情况没有发生。

只是一个假设,聊以娱乐。不过后来七月王朝似乎印证了这个提议还是有价值的。

P.S.从思想谱系上说,孚雷和托克维尔偏右。他们关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批评,本人有所保留。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有无可能像英国那样形成稳定的君主立宪制

关键词: 云顶娱乐

上一篇:淫酒淫色亦淫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