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

当前位置:云顶娱乐 > 世界历史 > 刘濞为何叛乱,还是为了一盘棋

刘濞为何叛乱,还是为了一盘棋

来源:http://www.njhqmy.com 作者:云顶娱乐 时间:2019-09-05 09:07

图片 1吴王刘濞 吴王刘濞是“七国之乱”谋反的领头人了,为什么刘濞突然谋反呢?纵观历史典籍,不难发现,刘濞的造反一半是被逼出来的。因为刘濞的儿子被刘启失手打死。 刘濞宣称此次起兵的缘由,是汉王朝有贼臣专权,蓄意侵夺诸侯国土地,歧视虐待刘氏骨肉,使国家社稷受到危害。而陛下多病志失,不能省察。他号称吴国可以动员五十万精兵,再加上南越军队随从北上的,又可得三十万人。 前180年,汉文帝从代地进入长安,继承帝位。几个月之后,刘启被立为太子,当时他只是一个九岁的儿童。秦汉时期,儿童一般都玩一种类似于现在棋类的智力游戏,在西汉皇室内部,年少的王子、公主也有此类的游戏可玩。司马迁在《史记·吴王濞列传》中有过这样的记载:汉文帝当政时,吴太子曾经进京晋见。与皇太子刘启一起宴饮博戏。双方在博戏时发生了争执。吴太子是一个性格蛮横的少年,言行之中对皇太子并不恭敬,还出言不逊,言语中多有冲撞。皇太子愤怒,操起类似于棋盘的“博局”掷击吴太子,竟然将对方击杀致死,尸体被送回吴国安葬。吴王怨怒,认为天下同宗,死在长安就该葬在长安,何必再送回吴国安葬。自此吴王不遵藩臣礼,称病不朝。 王子至高无罪被杀,朝廷应妥为善后,安抚人心。只是朝廷的举措仅仅是“遣其丧归葬”。刘濞的“愠”是自然的,只是他在行动方面有所克制,只是将遗体送回长安安葬,且长期称病不朝。“解铃还须系铃人”,矛盾源于朝廷,但朝廷系铃者始终未去解铃。刘濞与朝廷矛盾的激化在景帝时代,吴王谋反不光是因为他的儿子被景帝杀掉,还有其他的的因素。比如吴国铸钱、煮盐、招揽各地难民,有另立中央之嫌(“即山铸钱,煮海水为盐,诱天下亡人,谋作乱”)。 汉景帝刘启与他的父亲汉文帝不同,他外尚无为而内崇刑名,好忌恨,苛薄寡恩,对于诸侯王割据一方、各行其是早已有所不满。继位之后,他重用晁错,更定法令,推行强干弱枝的政策,削夺诸侯封地收归中央,以尊天子而安宗庙。诸侯国中,其时吴国国力最强。吴王虽年过花甲,但老谋深算,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又与景帝有杀子之仇,得到这个消息,旧仇新恨一起迸发,于是联合楚王等六个刘氏同姓王共同起兵,爆发了这起史书所称的吴楚七国之乱。

西汉七国之乱的真正起因是啥?是削藩,还是为了一盘棋?

图片 2

汉景帝三年,吴王刘濞串通楚、赵、胶西、胶东、菑川、济南六国的诸侯王,联合发动叛乱,史称“七国之乱”。点燃这场大乱“导火线”的是景帝刘启的老师晁错,晁错提出的一项《削藩策》,直接威胁到吴王等诸侯王的封地,故叛军打出“请诛晁错,以清君侧”的大旗,举兵西进直逼汉廷。刘启无可奈何,只得听信曾与晁错结怨的袁盎之“馊招”,以巡察市中为名,将恩师悄悄地骗至东市“腰斩”。可怜的晁错,就这样穿着朝服做了冤鬼。刘启本想“丢卒保车”,岂料,晁错一死,刘濞不仅不退兵,反而变本加厉,自称“东帝”,公开声言要夺取皇位。

其实,埋下这场大乱“导火线”,正是刘启本人,起因,是为了一盘“六博”棋之输赢。故而,从一定程度上讲,这是中国历史上由一盘棋引发的一场著名内乱,晁错不过是提前点燃了那根“导火线”而已。

据《史记·吴王濞列传》记载,刘濞,汉高祖刘邦兄长刘仲之子。汉高祖十二年,封为吴王。当年,有面相人曾告诉刘邦“五十年后东南必有乱”,指的便是刘濞相有“反骨”。窃以为,这应该只是后人的一种附会罢了。话说刘启做太子时,吴国太子进京朝见汉文帝,期间,曾陪伴刘启边饮酒边下“六博”棋玩耍。这“六博”又称“陆博”或“博”,是最古老的棋戏。由出土文物可知,六博棋包括棋局、棋子、箸及博筹,行棋方法主要包括大博和小博两种。西汉及其以前的博法为大博,以杀“枭”为胜,即对博的双方,各在己方棋盘的曲道上,排列好六枚棋子,其中,一枚代表“枭”,五枚称作“散”,用“箸”六个。双方轮流掷“箸”,根据所掷“箸”的数量行棋。最终,以杀掉对方“枭”决定胜负,即《韩非子》中所言“博者贵枭,胜者必杀枭”,类似于象棋中的“杀将夺帅”。

展开剩余60%

喜好六博的刘启与吴太子在棋盘上杀得天昏地暗。这刘濞之子所拜师傅都是楚人,生情狂傲,争强好胜,在博戏过程中,与刘启争棋路,态度恶劣,出言不逊,并未把当朝皇太子放在眼里。刘启盛怒之下,拿起棋盘,猛击吴太子,估计是击中了要害处,竟将其打死了,玩棋闹出了人命。朝廷将吴太子灵柩送回吴地安葬,刘濞恼怒地说:“天下是刘氏一家的天下,死在长安便葬在长安。”就令人将灵柩送回长安安葬。自此,刘濞便仇恨刘启,并产生谋反的念头。

刘濞开始称病,不去长安行秋季朝见皇帝之礼,仅派遣使者进朝。汉代诸侯王,每年需朝见皇帝进行“述职”,这个制度周代即已实行,是天子对诸侯的一种约束。《孟子》记载“诸侯朝天子曰述职,一不朝则贬其爵,二不朝则削其地,三不朝六师移之。”可见,诸侯胆敢不朝见皇帝,按古法即是死罪。刘濞既然敢如此而为,便已作好拚死一搏的打算。当时,朝廷拘留并审问吴使,使者只得据实交代刘濞是因为痛失太子心生恐惧才称病。汉文帝或许是考虑到刘濞的丧子之痛,或许是为笼络刘濞,便网开一面,赏赐刘濞几案与拐杖,说是照顾他年事已高,以后不必前来朝见。此事总算暂时平息了,刘濞也自此二十多年不朝。

但刘濞对刘启的怀恨之心难释,复仇谋反之心不死,时刻准备着取而代之,心想着“刘家的天下,这皇帝该姓刘的轮流做”。吴国产铜,且临海,刘濞收罗全国各地的逃亡者铸钱,煮盐,所铸钱流通于整个西汉境内。吴国财力可与朝廷匹敌,由于经济富足,境内不征收赋税,百姓应该为朝延服役时,刘濞便发给代役金,另外雇人去服役;每至年节,他拿出大把的钱慰问贤士,赏赐百姓。因此,刘濞在吴国的威望极高,举兵起事时,他振臂一呼,竟动员了二十多万人参战。那些逃往吴国的其他郡国罪犯,都被刘濞养起来,禁止别国官差入吴境捕捉,这些人自然对刘濞感恩戴德,甘愿效犬马之劳。刘濞还以珠玉金帛贿赂诸侯王和宗室、大臣,以图在政治上获取支持。可见,刘濞一直在为复仇谋反做准备。

汉文帝在位时,刘濞还不敢轻举妄动,一是汉文帝对自己不薄,二是无起兵的合适理由。当年,晁错曾多次上书汉文帝,奏请治刘濞之罪,但汉文帝不忍心惩罚他。刘启继位后,早已看清刘濞必反的晁错,便加紧劝谏刘启削藩。晁错曾经对刘启说:这刘濞是“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反迟,祸大。”晁错的意思是,自从皇帝您打死刘濞的儿子后,刘濞便矢志反叛,而且迟反的祸害更大,不如逼其早反。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引发“七国之乱”的真正“导火线”,正是那盘六博棋,而晁错起的作用只是提前点燃了那根“导火线”。

发生在西汉的这场“七国之乱”,最终凭借刘启胞弟、梁王刘武的全力阻击,太尉周亚夫、大将军窦婴率三十六将军以奇兵断绝叛军粮道,历时三个月得以平定。但它却给后世留下发人深省的启迪。

本文由云顶娱乐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刘濞为何叛乱,还是为了一盘棋

关键词: 云顶娱乐